生活杂记 10/08


乐娜拖家带口来深圳玩,说想见面聊聊,我说行啊约个午饭吧。她问黄先生去吗,我说黄先生有事去不了,她说好那赵冰也不去了,让他在酒店带孩子,我们聚个下午茶吧。于是有了今天下午的Dreamiya小聚。

乐娜是我的朋友里最早有孩子的,时局所迫,出此“下策”。这些年来悲喜交加,冷暖自知。聊到变化和坚持,她也颇有感触。她说时常有想要重头来过的欲望,奈何成本太高从无付诸过行动。语重心长告诫她,不要轻易走上这条路,多半是会后悔的。

不要说过去太沉重,关键在于与同行之人未来仍有可期;就算被抽干了骨血一时麻痹,爱着身边之人却已是一种脱离不掉的习惯,扎根到自己都不敢置信的程度。出口成伤,最后对自己最大的折磨是曾经狠毒地伤害过最爱的人,犹如背叛过自己,恨不能自残。


发现眼角开始有了自己喜欢的样子,长长一条鱼尾纹,看起来有一种老去的优雅。但看到这个小鸡仔,还是想戳戳它玩玩它,又像有点长不大。

用不习惯美颜和滤镜,专门让她用手机相机不开美颜给我照相,最多因为背光用Snapseed调个光。有些习惯就是这样忘也忘不了。


昨晚过了半夜还在大街上开车闲逛,导航失灵,莫名其妙开进一些dead end,8分钟的路开了28分钟,心思杂乱无章。要是当时能想着今天看到的这句“最后一定能再见”,怕是心里会安定很多吧。


夜深了,晚安。

评论

© Narcissism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