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唱这首歌给我听的时候,黑暗中的眼神,和满满的情绪。

琛:

写了那么久,迟迟没选一首歌神的歌。实在不知道第一首应该挑哪个。还是选择这首吧,毕竟能让林夕用十多天时间写的词真是不多。

 

一杯水,能否浇灭高烧。

不论如何,也试试吧,至少能稳定下情绪。

不再想身边,应该有谁。

干脆什么都不想,埋头大睡。

只要身体还安好,又怕什么心碎。

别再惦记着你会回来给我解药。

哪怕被你辜负了,比起生病,也没什么要紧的。

躺在病床上,想着过去爱你爱得多么苦。

何必呢。

到了病床上才明白,失恋的命运终究是逃不过。

可明明连和你分开的痛苦都挺过来了,为何却抵挡不住病魔的折磨。

 

“想喝水 给我水
或者高烧可勉强减退
然后镇静情绪
忘掉我这里应该 有谁

不要想 只管睡
肉体安好不要怕心碎
无谓继续麻醉
期待你会赐给我 药水

如果失恋注定逃不过
逃到病床前 才明白更多
和你分手都也捱得过
然而这夜为何
无能力退烧 多么错

不要紧 请辜负
或者伤风比你更可恶
从病榻上回顾
其实爱你太辛苦 何苦
如果失恋注定逃不过
逃到病床前 才明白更多
和你分手都也捱得过
然而这夜为何
无能力退烧 多么错

如果失恋注定逃不过
逃到病床前 才明白更多
和你分手都也捱得过
然而这夜为何
难承受痛楚
谁说失恋总会捱得过
捱到病床前 才承受最多
和你分手都也捱得过
为何彻夜难眠
良药就算苦 请给我”

 

到底什么才是最痛苦的。

评论

热度(1)

  1. Narcissismc 转载了此音乐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唱这首歌给我听的时候,黑暗中的眼神,和满满的情绪。
© Narcissismc | Powered by LOFTER